• 手机版
  • 我要投诉
  • 我要投稿
  • 客服电话
  • 400-6632-500
新闻 > 行业 >电动汽车着火灭火难度大,一辆车用“2年的水灭火”

电动汽车着火灭火难度大,一辆车用“2年的水灭火”

作者/来源:网易
2021-06-24 13:57:32

  休斯顿郊区伍德兰镇消防局的前局长帕尔默·巴克(Palmer Buck)将这种大火比作“恶作剧生日蜡烛”。

1624514196842691.jpeg

  4月17日晚上9点30分左右,消防员接到911报警电话后,发现了一辆撞毁的特斯拉Model S正在起火,事故造成了两人死亡。

  他们刚把火扑灭,接着一个小火苗又从烧焦的车体底部冲出。消防队员迅速扑灭了火焰,没过多久,汽车再次着火。

  “到底怎么回事?我们要怎么停止这一切?”巴克问他的队员。他们迅速查阅了特斯拉的急救指南,意识到需要的人员和水远远超过他们的想象。

  8名消防员最终花了7个小时把火扑灭。他们还用掉了28000加仑的水,这是该消防局一个月的用水量。同样的水量,一个普通美国家庭可以使用近两年。

  相比之下,一场涉及内燃机汽车的典型火灾通常可以用大约300加仑的水迅速扑灭,这完全在一台消防车的能力范围内。

  随着电动汽车的普及,美国的消防人员意识到他们还没有完全准备好应对电动汽车。所以他们一直团结在一起,通常是非正式的,分享信息,互相帮助。巴克最近也在Zoom上向一群科罗拉多消防员讲述了这一事件。

1624514216996616.jpeg

  难以扑灭

  当电动汽车相撞或发生严重事故时,它们的供电方式导致其引发的火灾燃烧时间更长。电动汽车依赖于一组锂离子电池,类似于手机或电脑中的电池。但与手机的小型电池不同的是,特斯拉Model X的大型电池所含的能量足以为一个普通美国家庭供电两天以上。

  因此,当一辆电动汽车发生高速撞车事故并起火时,受损的能量电池会导致温度失控上升,由此产生的大火可能需要大量的水来扑灭。这些车辆,由于其巨大的电能储存能力,会成为一个对现场急救人员来说相当大的危险,被称为“滞留能量”。

  但是,随着每天越来越多的电动汽车出现在美国的道路上,扑灭这些火灾的培训来得不够快。

  根据行业分析公司IHS Insight的数据,在美国注册的电动汽车市场份额达到了创纪录的1.8%,预计到2021年年底将翻一番,达到3.5%。但IHS指出,到2025年,预计每10辆汽车中就会有1辆是电动汽车。

  尽管如此,美国各地的大多数消防员都没有接受过充分的培训,并不了解汽油车灭火和电动车灭火之间的关键区别。

  欧洲的一些同行则发展出了一种不同的方法,有时甚至把一辆燃烧的电动汽车放入改装过的集装箱或垃圾箱——基本上就是给它洗个澡——这样它就不会造成进一步的伤害。

  特斯拉在其公开的急救人员指南中表示,这种方法是不可取的,各部门应该使用大量的水来灭火。

  这个问题已经变得非常普遍,2020年年底,美国国家交通安全委员会(NTSB)发表了一份报告,指出所有汽车制造商的急救指南“不足”。

  该机构进一步指出,尽管存在被称为“切断回路”的电力断开机制,但该机制经常在严重事故中受损。最后,NTSB还表示,对于如何扑灭此类事故可能导致的火灾,急救人员也普遍缺乏理解。

e11a8512ff538fb08b68d550b4b55207.jpeg

  无能为力

  NTSB表示:“大多数制造商在应对高压锂离子电池火灾的应急指南中缺少必要的、针对车辆特有的灭火细节。”

  但NTSB对解决这个问题无能为力。

  “我们没有任何监管权力,也没有任何执法权力。”NTSB发言人埃里克·韦斯(Eric Weiss)说,并指出这些权力属于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NHTSA)。

  在一封电子邮件中,NHTSA发言人露西亚·桑切斯(Lucia Sanchez)表示,这个话题对该局来说仍然很重要,该局“正积极与包括急救人员在内的利益相关者进行沟通”。

  在最近与NTSB的通信中,该监管机构表示,它将继续开展研究,“为应对者制定切实可行的策略”。

  美国最大的电动汽车销售商特斯拉没有回应记者就NTSB报告发表评论的请求。

  但在加州弗里蒙特消防部门工作了14年的上尉科里·威尔逊(Cory Wilson)说,过去8年里,特斯拉一直直接与他的消防部门合作。弗里蒙特是所有美国制造的特斯拉汽车的生产地。

  不过,威尔逊给出的最好建议还是建议消防员打印特斯拉安全指南,并将其保存在卡车上。

  “特斯拉在让急救人员接受教育方面做得很好。”他说。

  大众汽车发言人本尼迪克特·格里菲戈(Benedikt Griffig)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表示,德国消防当局基本上与美国消防当局达成了相同的结论,并指出他们可能也需要大量的水来扑灭这样的火灾。

  日产发言人阿什利·波博(Ashli Bobo)拒绝回答该问题,但提示了该公司公开的应急反应指南。

  通用汽车发言人戴维·麦卡尔平(David McAlpine)说,公司一直在积极为使用电动汽车的急救人员提供指导,“通用汽车致力于开发为所有客户提供安全、愉快的产品。”

  福特没有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

  近期发现

  虽然第一批特斯拉汽车于2008年开上美国街头,但直到当地时间2017年8月25日,一辆特斯拉Model X发生车祸后,NTSB才对其首次电动汽车电池火灾进行调查。

  那辆车以估计70英里/时以上的速度行驶在加利福尼亚州森林湖的一条住宅街道上,该地点距离洛杉矶市中心东南约一小时的车程。

  NTSB称,司机失去了对汽车的控制,穿过了人行道,开下了排水沟,撞上了涵洞和一堵墙,最终驶入一个开放的车库,与一辆停在那里的宝马相撞,还差一点撞到车内的一名男子。

  特斯拉着火了,火势蔓延到宝马,然后是车库和房子本身。

  当奥兰治县消防局的消防员在20分钟内扑灭了大部分火势时,他们发现大火上方的阁楼仍在继续燃烧,燃烧中的特斯拉汽车正在为该火势助燃。他们又花了30分钟才把特斯拉从车库里弄出来,之后它又着火了。

  但在特斯拉上的火焰被扑灭45分钟后,它又重新燃烧了起来。消防人员开始用大量的水冲洗,每分钟高达200加仑,但“这并没有扑灭火焰”,NTSB说。

  晚上9点13分左右,在接到第一次警报近3个小时后,消防队员不得不每分钟喷出600多加仑的水。最后,两名消防员因吸入烟雾而受到轻微伤害,消防机构总共使用了2万加仑的水。

  奥兰治县消防局发言人肖恩·多兰上尉(Capt. Sean Doran)表示,与电动汽车相关的火灾是“游戏规则的改变者”,因为它们需要大量的水,而且事故持续时间可能比大多数部门习惯的情况要长几个小时。

  “消防的一个理念就是不要开始你无法完成的事情。”他说,“我们不想在找到水源之前就开始用水。”

  对于消防队员来说,要从拥有足够消火栓或其他自然水源的中等城市取水,往往也很困难。这也是伍德兰镇消防局在4月份应对特斯拉撞车事故时得出的结论。

  消防队长巴克说:“在高速公路上,弄清楚如何才能得到2万加仑的水是一个规划和后勤方面的噩梦。”

  寻求帮助

  消防部门官员表示,他们面临的最大问题之一是,特斯拉和其他主要汽车制造商往往没有像一些消防机构希望的那样,在他们的急救人员车型指南中包含足够的细节。

  2018年5月8日,一辆2014年特斯拉Model S在佛罗里达州劳德代尔堡时速30英里的路段以116英里/时的速度转弯。这辆车在住宅区撞上一堵墙后起火,然后继续行驶,撞到一根电线杆,最后停在了一条私家车道上。司机和前排乘客均死亡,后排乘客严重受伤。

  劳德代尔堡消防队在接到报警电话四分钟后赶到现场,并开始用水为汽车灭火。

  据助理消防局长斯蒂芬·戈兰(Stephen Gollan)说,他所在的机构在这起事故前接受过“最低限度的培训”,但他知道的足够多,可以查阅特斯拉在线应急响应指南,该指南描述了“切断回路”可以关闭高压系统。但消防队员们无法触及回路。

  根据特斯拉所示,这个车型的说明书还包括这样的警告:“使用大量的水来冷却电池。不要用少量的水灭火。”

  但戈兰表示,特斯拉的说明书不仅缺乏对“大量”水的定义,也没有提供消防员应该如何处理残留损坏电池的细节,这些电池可能仍含有危险的滞留能量。最后,劳德代尔堡消防队使用了水和消防泡沫的组合,尽管特斯拉不建议使用泡沫。

  “特斯拉的说明书只说要大量用水,”他说,“它们没有提供任何关于如何消除这种能量的指导。”

  最后,这辆特斯拉被装载到一辆拖车上,从事故现场运走。但电池在这个过程中又重新点燃了两次。

  就像巴克在伍德兰一案中的表现一样,戈兰发现自己很快就接到了来自许多机构的电话,他们试图从亲身经历过的人那里了解更多关于如何扑灭电动汽车火灾的知识。

  “事故发生后,我们向NTSB和其他市政消防部门做了大量的情况通报。”他说,“从那时起,我已经和美国各地的其他机构打了很多电话。”

  支持团体

  虽然一些消防员现在正在相互求助,如巴克向科罗拉多州的同行们讲话,但其他团体,如美国国家消防协会(NFPA),一个为消防保险和消防社团进行游说和研究的机构,也在努力解决对其消防员课程日益增长的需求。

  据该组织称,尽管在过去12年里,NFPA就这一问题培训了大约25万名消防员和应急反应人员,但全国110多万名消防员中,还有近80%的人没有接受培训。其中大约三分之二是志愿者,可能更难接触到培训。

  “面对电动汽车,尤其对于消防服务来说,这是一个新的范式。”该组织的新兴问题主管安德鲁·克洛克(Andrew Klock)说。

  两年前退休的罗伯特·斯瓦姆(Robert Swaim)在NTSB工作了30多年。2013年,一架波音787客机在波士顿起火后,他开始研究锂离子电池的问题。

  斯瓦姆一直在提供自己的培训,类似于NFPA提供的培训,但他的课程是现场直播的,而且他带着自己的雪佛兰沃蓝达来上课。

  他指出,他的亲身实践培训比各种制造商发布的无数PDF要有用得多。他说,在最近发布了一些演示幻灯片后,他的网站的流量增加了10倍以上。

  “你是想告诉我,一个志愿消防员会去福特的网站,了解福特的应急响应指南吗?”他说,“这是不可能的。”

  持续的问题

  与此同时,消防部门面临着耗时更长的火灾。过去,大多数汽车火灾在一个小时之内就被扑灭了。随后现场被移交给当地执法部门,拖车公司会将车移走。

  “而现在,我们将不得不坐在现场,通常45分钟到一个小时,用我们的(热成像相机)来确保电池不会继续升温。”弗里蒙特消防队长威尔逊说。

  2021年夏天晚些时候,巴克将给他的前机构,他工作了27年的奥斯汀消防局做另一个报告。奥斯汀将成为特斯拉新的制造中心,也就是得克萨斯超级工厂,该公司新的全电动Cybertruck预计将在这里生产。

  巴克担心,随着电动汽车变大,它们将需要更大的电池,这可能意味着燃烧时间更长。他指出,这对小型消防部门来说是一个太大的负担。

  “现场的时间比水的量更让人担心——事实上,在电池冷却过程中,一队消防人员不得不困在这处火灾现场好几个小时。”他说,“而我只能在旁边看着,这是有问题的。”


来源:网易

特别声明: 以上内容转载自网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如有侵仅请联系删除,转载内容并不代表CNEV新能源汽车网(www.chinanev.net)立场。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

分享至:
最多可以输入140字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0)